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中国赌王马洪刚

从赌博到反赌之路-揭露赌博中的黑暗内幕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为抢赌资,我打断亲妹妹的手  

2013-08-27 15:35:5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“寒尽桃花嫩,春归柳叶新”。1986年,也是这样一个春天,从妈妈生命里走出一个体弱多病的我。也许正是这个原因,在以后的日子里我得到了妹妹无法企及的偏爱。三年以后妹妹出生了,俗话说:“粗养儿,娇养女”,我和妹妹恰好相反。那时的我隔三差五就生一次病,住一次院,而妹妹却很少生病,所以说,爸爸妈妈几乎把所有的“工作重点”都放在了我的身上,尽管这样我还是那么弱不禁风。

“哥哥身体不好,凡事都要让着哥哥点儿”,一直以来,妈妈经常会用这样的话灌输给妹妹听。妹妹也似乎早已习以为常了,无论什么事她都像妈妈要求的那样,好玩的好吃的她都先让着我。今天想起来连我自己都觉得好笑,因为当时的小妹妹倒像是一个处处关心我的大姐姐,而我这个大哥哥反倒成了什么事都不懂的小弟弟。

转眼间我上学了,身体渐渐强壮起来,妹妹也慢慢长大了。但她还是一如既往地让着我,这着实让我这个做哥哥的暗暗高兴了一把。记得那时每年过春节妈妈都要给我和妹妹每人五十元压岁钱,这笔钱我们可以自己支配。妹妹虽然年纪小,但她很懂事,从来不舍得花钱。而我也许是被妈妈宠得大手大脚惯了,这笔“存款”很快就被我挥霍一空。

2010年,我大专毕业后参加了工作。也许因为年轻,也许因为小时候家人的“宠爱”把我惯坏了,很快,我沾染上了不良习气——学会了赌博。经常和社会上的一些人用扑克牌“填大坑”、玩“六角”游戏。我的工资不是很多,再加上我又贪恋赌博,所以我的钱总是入不敷出,不久就欠了一屁股外债。这可怎么办呢?我一筹莫展。

那时候,妹妹还在读大学,父母又都是工薪阶层,向父母要钱,无疑会让本来就不怎么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。“戒赌”,我痛定思痛,下定决心。但很遗憾,刚刚做出了许诺却不能兑现,我食言了,一次又一次地消磨在赌场中,怎奈技不如人,百战百输。没有办法,我只能编造谎言求助父母。

那是一个礼拜天,我垂头丧气地回到家。爸爸值班去了,妈妈在厨房准备午饭,妹妹也在她的房里温习功课。由于我心里装有那些“隐秘”,所以我坐立难安。时钟“嘀嗒……嘀嗒……”地响个不停,我的“心思”也跟着翻转个不停……我颓然地在自己的房间里坐着,胡乱地翻着书,想着自己欠下的那笔“巨额”赌债。我像幽灵一样从这个房间窜到那个房间,在这个方圆不足一百平米的房子里“游荡”。当我来到爸、妈的房间时,一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海里闪现出来:“趁妈妈妹妹不在屋,拿妈妈的钱先解一下燃眉之急,然后等我赢了钱再把它还回来,这样就神不知鬼不觉了。”主意拿定,我把我那双贪婪的手悄悄地伸向了妈妈经常放钱的地方——壁橱里的被垛下……

然而,正如鲁迅先生说的:“捣鬼有术、有效但也有限。”正当我惊慌失措地拿着一沓子钞票往兜里揣的时候,被刚好推门进屋的妹妹发现了。“哥,你在干什么?为什么拿妈妈的钱?”妹妹对我有着高度的警觉性,因为我之前已经不止一次偷拿父母的钱出去赌了,家人都防着我。我支支吾吾,顾不上回答她,只想夺门而逃。而此时这个平日里最听我话的小妹妹却变得像一位严厉的家长,她拦住我,大声地呵斥我,让我“把钱放下!”

也许是由于关着门,也许是由于开着抽油烟机,对于我们的争吵,妈妈好像根本没有听到。妹妹拼命地想夺回我手里的钱,我们相互拉扯着谁都不肯松手。当时,我就像一个穷凶极恶的歹徒遇到了不顾生死安危的警察。那一刻我完全丧失了理智和冷静,不知道究竟用了多大力气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对妹妹做了些什么,总之,当妹妹不再和我争抢的时候,只听她“哎呦”了一声,我发现她正在痛苦地用一只手托着另一只手。我脑袋里一片空白,意识到闯下了大祸:糟了,妹妹的手是不是……我不敢想下去,手里的钞票也散落一地。妹妹俯下身,一边哭一边忍着疼痛,用另一只手捡拾散落在地上的钱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许是妈妈终于听到了我们的吵闹,她推开门走了进来,看到痛苦不堪的妹妹,又看了看我:“你妹妹怎么了?”妈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,她焦急地问。我刚想和盘托出,不想妹妹却“拯救”了我:“妈妈,我没事,手不小心崴了一下。”妈妈急忙把妹妹带到了医院,我也无精打采地跟在后面。

妹妹的手骨折了,医生为她打上了石膏。妹妹就这样在我的伤害下,被迫向学校请了两个月假。俗话说:伤筋动骨一百天,而妹妹的痛苦何止是一百天啊!她不光是伤筋动骨,更多的还是伤心入骨。从那以后,妹妹不愿意再和我多说一句话,只有爸爸妈妈在家的时候,不得已她才表面上和我应酬几句。我渐渐地觉得我和妹妹之间形成了一道鸿沟,若即若离、难亲难疏。有那么一段时间,我感觉只要我和妹妹单独在家,她都会有意地躲着我。即使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,她也不会像往日那样跟我侃侃而谈。而我除了尴尬以外,不知道该向她说些什么。唉!这能怪谁呢,只能惭愧自己枉为一个兄长。

就这样,也许过了“半个世纪”吧,在“物质资源”的极端紧缺下,在“思想潮水”的猛烈冲击下,尤其是在妹妹“冷战政策”的强大攻势下,加上在赌场吃了很多亏,失去的不仅是金钱和健康,也失去了珍贵的亲情。后来遇到现在的妻子,我决意戒掉赌博,结了婚,拥有了一个稳定美满的家庭。

结婚那天,妹妹替我忙前忙后,尽心尽力,让我的心隐隐作痛。都说“男儿有泪不轻弹,只因未到伤心处”,那一段时间,我感动无比,但内心对妹妹充满了愧意。我真想对可爱的妹妹说一声“对不起”,但酝酿了许久,我仍然没有鼓起这个勇气。尽管我知道,实际上妹妹在心里早已经原谅我了。光阴荏苒,每个人都在变化,如今妹妹也结婚了,有了自己幸福美满的家庭,生活也许就是这样。

曾经我痛恨过赌博这个罪恶的魔鬼,但是我现在觉得应该感谢它,如若不是它的考验,我也不知道这份亲情是多么重要。那份遗憾、那份后悔、那份愧疚终于在我心中、在我笔下,发酵成真心诚意、发自肺腹的一句话:“妹妹,对不起!”

在反赌俱乐部这个平台,我相信马洪刚先生拯救过不少嗜赌如命的人,我也深深觉得那种被人拯救,不被放弃,不被抛弃,得到原谅的感觉,远远好过你在赌桌上赢钱。妹妹,821日是你的生日,祝你生日快乐。愿你看到这篇文字能够原谅我,原谅我这个“懂事”得太晚的哥哥!


转载请标明:马洪刚反赌俱乐部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8086)| 评论(1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